【偶尔会杂食】一直受你庇护,也想将你保护(只是不常上lof(。

【龙萧】凡人

是CP20的小料,我来放文了……

(还有一些别的想说的,我在文后跪着)


作者:喻里
主催:割肾祖师
封设:MC普帝
校对/宣图:烧鸡神君
排版:豆沙真君

(BGM:take you away


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请勿打扰真人,请勿打扰真人,请勿打扰真人。

只是我们私下乐乐就好。

祝大家看文愉快。



Chapter 1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 一直从不敢相信 

是你

 

  又只剩下最后一瓶可乐了。

  萧敬腾和龙王肩并肩站在冰箱前,对视一眼,各怀鬼胎。

  “那好!”萧敬腾活动了下手腕,说,“来吧。”

  “来就来。”龙王摸了摸头上的龙角,势在必得。

 

  三秒钟之后。

  萧敬腾哼着歌拧开了瓶盖,朝龙王晃晃,一脸的嘚瑟,“我~又~赢~了~”

  “哦。”龙王不想和他计较,扬了扬下巴,“但是我说,你怎么老喜欢用这种方法?”

  “哪种?猜头这种方式不好吗。”

  好个屁。龙王盯着萧敬腾圆圆的脑袋,想。下次猜头之前,我一定得给他变两个小辫子不成……哦,不,这样的话,是算作两个“剪刀”吧,那也是平局……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规则!

  龙王甩了甩自己此刻并不存在的大宽袖子——他忘了自从他开始在萧敬腾面前化人形以来,穿的都是萧敬腾的衣服——觉得特别生气。“你们凡人怎么总定这种奇怪的规矩?”

  萧敬腾绷住笑。“哪里奇怪了!”他回问,“难道你们神仙喜欢喝可乐就不奇怪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又不是一般的神仙。况且喝可乐,还不是主要为了方便打雷。”

  龙王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但萧敬腾没能听到响指的声音,耳边全都是天地间突然炸开的一阵惊雷。

  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

 

  是了,自己眼前这位身高平平、相貌平平、哪里看起来都很普通的男人——如果忽略掉他额头上居然长着一对威武的龙角的话——萧敬腾比谁都更清楚,他可不是什么一个姓“龙”名“王”、名字有些奇怪罢了的普通群众,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海龙王。能上天入地、腾云驾雾,指哪儿哪儿下雨,打个响指或者嗝就能引起惊雷一阵的,真正的龙王。

  这位龙王挥挥手,萧敬腾刚洗完澡的头发上还留有的水滴,就全部蒸发殆尽了。

 

  萧敬腾最喜欢把他当天气预报使:“请教一下龙王,这雨明早会停的吧?”

  龙王躺沙发上看电视看得起劲,很不满突然冒出来的萧敬腾挡住了他屏幕的一大部分。

  龙王呵斥他:“让开。”

  萧敬腾呵斥回去:“不让。”

  这个凡人,最近越来越不忌惮自己了。龙王把心里的苦都憋成了一声叹气叹出来:“明早而已,看看新闻不就知道了。你们凡人的智慧都快把天庭逼疯了,你却这么瞧不上?”龙王不管何时都冰冰凉凉的语气里尽是高深莫测,“再者,预知的话不能由我来讲。你也知道,天机不可泄露。”

 

  何止是天机,龙王根本就不喜欢谈任何关于自己、关于神仙的事情。他只会神神秘秘地讲一句:“凡人知道得太多,容易改命”,就把萧敬腾给打发了。

  不像萧敬腾,不管被无视、被拒绝多少遍,在前一晚,对着龙王把他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通告行程事无巨细地报告一遍,末了还加上一句,你有空的话就来听我唱歌啊。

  龙王掏着耳朵回他,太远不去。

  其实对他来讲,哪里会有远的地方呢?再远的天涯海角,萧敬腾打一个呵欠没打完,他也能到了。虽然更多时候他都喜欢慢慢地一路飞过去,如果不远的话。毕竟这样能够让他看看人间。

  龙王很喜欢待在人间。这里有很温暖的阳光,虽然他不能久晒;这里有各种口味的食物,虽然他也没少吃坏过肚子,龙角都变成了紫绿色;这里的夜晚,也总有彻夜不眠的灯光,像是生长在大地上的星星,虽然他好几次看得太认真,差点撞见了人类造的大铁鸟;这里还有更多的声音,拨片划过吉他弦、鼓槌敲在牛皮面、小心翼翼打开钢琴盖、一口气沉进浴缸里时水溢出来、当电视机前的那个人突然凑到跟前来……

  龙王是真的很喜欢人间,所以才会在他一百年前刚刚当上龙王的那天,就立马跑到了人间来。

  才一百年啊。龙王换了个姿势躺。

  “你还要当多久的海龙王啊?”萧敬腾问他。

  “很久很久吧。”

  “那是多久?”

  “说不准……大概到你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有孙子了的时候吧。”

  萧敬腾的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点头:“哦……那看来是真的很久很久了。”

  龙王没跟他搭戏,回答得很平静:“是啊。而且我还能活得更久。”

  “哇——不愧是神仙啊!”萧敬腾笑了,说不清楚是赞美还是羡慕,“那么久的话,你会不会很无聊?你不是最怕无聊了吗?”

  “胡说八道。无不无聊也就这样。反正,也还可以再回去。”龙王的声音轻蔑,“倒是你,该去睡觉了吧。”

 

 

Chapter 2

一个出现在梦的你 / 我们终于在一起 / 现在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 却让我无止无境为你 / 一个从未见过的你

 

 

  “並不是龍王在的地方就一定會下雨喔!都是謠言,別信~”

  ——龙王拿捏了半天的语气,才终于用语音艰难地转换好了这段话准备发微博,只是还没得逞,手机就又被萧敬腾抢回去了。

  一个气得吹胡须一个气得吹头发,就这样龙眼瞪起了人眼。

 

  关于“萧敬腾是雨神”这件事,世界上没有谁比龙王自己,更想要辟谣的了。但他又不可能直接现出真身,和萧敬腾同台献艺,一个唱歌一个下雨,耀武扬威地恐吓众人一回。

  可是再这样下去会发展成什么样,龙王也说不清楚。

 

  甩了甩尾巴,又是一场雨的结束。龙王在天上打了两个转。

  除了回去萧敬腾家里,他现在一时又有点想不起还该去哪里。可是昨晚,才又被凡人误会了他为萧敬腾助阵,降雨淹了半个南方,现在都还在气头上。不想回去。刚降过雨的云还聚在天上没有散开,龙王叹着气,把它们挤来赶去地玩,或者直接就穿过它们飞过去,打发着时间。这些云都软软的,还带着一点儿潮湿。凉凉的,但是并不冰冷,让他觉得很清新,也很舒服。就像每次刚洗完澡就跑来和他抢可乐的萧敬腾一样……

  哦不,不去想他。

  不过,今天下雨这地方他不在,他在的那地方今天没雨。那么至少今天不用和他扯上关系了吧?

  我这避的都是些什么嫌啊。龙王有些委屈。

  萧敬腾一介凡人,跟神仙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他的生辰八字与命格自己早就看过了。虽说硬要追溯祖宗十八代的话,海龙王也的确是萧敬腾在的阿美族的守护者。但是——“不会吧,应该随便哪个靠海的民族都有这种传说吧?”——萧敬腾这个凡人居然不相信传说!亏他还苦苦思索了很久这种誓约要延续多久。龙王感觉自己很没面子。

  然而萧敬腾的行程每次报给自己听的时候,龙王还是很震惊: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有什么直接越过了我的和玉帝的、我不知道的亲属关系?

  越想越神了。

  快天黑了。龙王飞得很高兜着圈,偶尔垂下眼,都会发现人间的星星又多亮了许多起来。记得今晚萧敬腾好像会买海鲜拉面回来,那东西凉了再热就不太好吃了。龙王想。算了,还是回去吧。

  龙王一路飞回去,一路继续着胡思乱想。

  那,还有没有可能是被他偷看了我的降雨安排?可是,密令都藏在自己的脑袋里,难道他还能溜进来看不成?明明是他自己有时候无聊了,会溜进萧敬腾的梦里偷看吧。虽然也没什么好看的。无非都是一些凡人的琐事罢了。

  比如最近一段时间,萧敬腾的梦里,有时候是一片带着闪烁的深蓝,分不清是天还是海;有时候则是橙色的,是一个艳阳高照到让人晒得想睡觉的大晴天;有时候是一阵暴雨,噼里啪啦地下着,没有楼也没有人,仿佛世界上只有这一场雨;有时候又是五彩斑斓的,是他去到过的世界各地;有时候在他家里,他一屋子的猫猫狗狗在梦里都亲人极了,即便是面对龙王,也不会龇着牙吓唬他离远点了。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他在一个人在专注地唱着歌。

  这个人啊,龙王想,就知道音乐。醒着的时候还没练够吗。

  可是梦里的每一个演唱会场馆里,从头至尾也没有出现过除了龙王之外的其他观众。沉默的渔人码头、寂静的小巨蛋、空旷的五棵松……龙王便从最后一排开始,往前挪着坐,一直坐到了空无一物的舞台上。萧敬腾就在他的面前,穿着牛仔裤与夹克衫,留着狮子头。他知道萧敬腾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但龙王着着实实感觉自己已经一个人听完了他的整场巡回演唱会。

  你这个人,别总是想那么多。在怕什么?难道是怕下雨?

  萧敬腾自然不会回答他。

  你别怕。况且就算怕,也没有什么办法。天命难违。

  是啊,天命注定难违。龙王想。但是我的命令就不是这样了,萧敬腾基本都在违抗。一会儿从梦里出去了,又得帮他把灯关掉吧。明明已经告诉过他一万次,自己的消失不见并不是离家出走了,不用着急也不用担心,但他还是会执拗地表示,那我给你留一盏灯吧,至少表示我在等你。

  也不知道这又是哪位无聊凡人定下的规矩?

 

  “大家不要怕~其實最近幾年,蕭敬騰的降雨準確率已經從60%多降到40%了,所以說其實也沒有那麼厲害的啦~”

  ——龙王最后还是没能用萧敬腾的账号把这条微博发出去。

 

Chapter 3

就算回不去这世界决不会后悔 / 我终于能和你慢慢每一天

 

 

  萧敬腾今天又被人追着问你和龙王是什么关系了。

  闲得无聊去偷偷找萧敬腾的龙王听到这话,吓得龙角一缩尾巴一收,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被看到了,赶紧先脚踏实地、化为人形再说。

  所幸没有。

  可是既然没有为什么你们凡人能够这么肯定我一定和他有一腿啊!龙王在提问人的背后长大了嘴巴,表情凶狠地咆哮着。

  但是提问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萧敬腾对着自己身后的摄像机莫名其妙地笑得好开心啊。难道这就是雨神对于和龙王恋情的回应态度?

  回应个屁。龙王气得在屋子里乱转,“你为什么都不解释一下?”

  “啊?解释什么?”萧敬腾茫然得很无辜——对,就是装的,“下雨?”

  龙王默不作声。

  “可是真的都下雨了啊?而且你不是也说都是没办法的事吗。”

  “可是,哪有凡人和神仙传绯闻的?而且……”龙王重重地叹了口气,又飞到了天花板上去,避开了萧敬腾的眼睛。他的语气有些吞吞吐吐的:“我只是担心,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会对你不好。”

  “如果你不在乎的话,我也无所谓啊。大家都开心就好了嘛。”

  这个人果然又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听不出来情绪的语气,龙王想。

  “我当然不在乎。但是我不希望别人想到你的时候,想起的都是——”

  “你下来。”萧敬腾突兀地直接打断了龙王的话,这可不多见。龙王没动,只是垂了垂眼睛,看见萧敬腾的头抬得很高,目光正笔直地望过来。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下来。或者看着我。”

  啊,好像是有一点生气了。

  古时画龙点睛,还让多少人吓得丧了命。这人倒好。虽然我现在没化龙形,但他还是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还要我看着他。龙王苦笑了一声,低下了头,对上萧敬腾的眼睛。

  萧敬腾的目光一如往常的坦坦荡荡。他说:“我知道,但这是我的事。你不能管。我们当初说好了的。”

 

  可是当初我根本没想那么多。龙王腹诽道。

  所以他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里,龙王还会经常地想抽自己两大鞭子。有事没事为什么要去招他!脑子是在海里浸久了进水了吗!

  那时候的萧敬腾还没像现在一样能讲,虽已经远离了“省话一哥”的外号,但脸红的程度还是好几倍地快过了语速。

  龙王老喜欢嘲笑他,但是笑完了之后,就又忍不住在心里把萧敬腾骂了千百八十遍:你追在我尾巴后面问一些我奇奇怪怪的问题时,可没见你有这么不好意思。

  因为熟了之后,萧敬腾确实是个话非常多的人,会向龙王讲很多他在世界各地遇到的人和事,喋喋不休。

  “什么?居然还有生来就是黄头发蓝眼睛的人?”龙王震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萧敬腾盘腿坐在地上,一本正经,“你们神仙界,要不要也去国外搞一下外交啊?”

  “好提议。就聘请你当使者吧。上去就唱一首外文歌,就上次那首吧!把他们都镇住。”

  “哈哈哈哈好啊,那你呢?”

  “我,就在家里和你视频吧。”

  “也是……出国那么远,飞过去太累了。”萧敬腾想得认真又细致,“你又没有身份证买不了机票!也过不了安检!”

  “你这话真是,充分暴露出了你对当代龙王能力的不信任啊?”

  萧敬腾和龙王互相凶了一眼,又一起笑了起来。

 

  龙王想起来有次,萧敬腾指着张鬼画符般的纸问他,这个地方是不是要再降一个克比较好?

  什么?一个克?龙王茫然地看看纸,又看看萧敬腾,完全不知所云。一克?这么小的降雨量是要做什么?

  还有一次,萧敬腾搬出来了他的宝贝乐器们,向龙王挨个介绍。看到吉他的时候,龙王的龙须疼得一阵发抖。龙王向他严肃建议,萧敬腾,你想不想换个东西弹?我推荐一下贝壳吧,怎么样?我们神仙都喜欢用的乐器喔。试试吧试试吧。

  再后来,萧敬腾终于相信了,就算是神仙也同样术业有专攻。

  不过这丝毫改变不了萧敬腾对龙王的盲目崇拜。他依旧觉得龙王很厉害,无所不能地厉害。于是家里烧水、洗碗,还有叫他起床、和他吃饭,认真听他讲完所有不能对凡人讲的苦闷话,担当新歌第一位听众并且给予出评价的活儿,就全部都交给这位龙王大人了。

 

  好听!好听。虽然大多数时候龙王也给不出来什么太过具体的意见或者评价。

  但他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好听。不然,他也不会还真的去萧敬腾的演唱会当过听众。

  长时间地化作人形,还要在人群中完美地伪装自己,虽然并不复杂,但龙王一向嫌累。更别提还全场举着块发光的牌子,或者是根发光的棍子了。

  潜进场的龙王自然也没有什么要买票的意识。他就藏在个很靠后很靠后的角落里,但是足够高。灯光暗下去,音乐响起来,龙王也陷入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声里,被淹没,被吞噬。仿佛要被推向某处未知的地方。他身为一条龙,居然第一次有些懂了溺水大概会是什么感觉。

  那是他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里听萧敬腾唱歌。身边的凡人都为萧敬腾而来,都叫着萧敬腾的名字,都爱着萧敬腾。

  唯独除了他。

  而台上的那个人——龙王承认,他对萧敬腾的确不够了解,但他仍然确信,这样的萧敬腾,和之前他所见到过的每一个样子都不一样。像是狮子回到了自己的领地每一个吐息,都那么威风凛凛。

  这样的场景,在天上、在海里可见不到。毕竟是那么一群永远正襟危坐的老神仙,永远端着,永远平静,永远克制,任凭是怎样的天籁之音。听到兴头上了,龙王好几次都想要一拍桌子站起来鼓掌叫好,可是,身边这些已经活过了成千上万年的神仙们,还是那么一个赛一个地无趣。简直比自家头上施过了法术的海面都波澜不惊。

  没意思,没意思。神仙就是没有七情六欲。龙王嚼着桃子想。果然是我还太年轻了。

 

  对于龙王来讲,他从来不会觉得什么是疾风,什么是骤雨。

  但他的心里也确确实实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演唱会后的庆功宴,龙王看着萧敬腾一个一个地和工作人员道谢,信了他曾经说过的话:我们凡人的手都是用来握的,或者抱一下,不用来干别的。

  他路过了隐着身的自己。汗没干,泪也没干。

  龙王眨眨眼,唤来了一阵清爽的风,让萧敬腾整个人都置身其中,温柔地包裹了起来。

 

 

Chapter 4

也许这样会好吧 / 还有一朵云 你说好吗

证明我想念你 / 想从天上摘颗星给你

 

 

  龙王还记得,他第一次在萧敬腾面前现身的那天。

  下着暴雨的夏日傍晚,也不是周末,因此即便是座繁华的大城市,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了,倒显得寂寥十分。但这样的时刻,龙王定是要在天上肆无忌惮得飞个痛快的。

  龙都喜欢水、喜欢雨天。龙王自然也是这样。甚至从古至今,每一场的遇龙事件,都无一例外是发生在雨天。

  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就连龙王忍不住开心地飞得比平时矮了一些。

  矮了一些,便也更近了人间一些。

  龙王在雨里舒服地穿梭着。他经过一座高楼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龙王是个好龙王,对于人间的祈雨请求,只要不会太影响大局,不说有求必应,他也是一向都会认真考虑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龙王却在一次次地聆听凡人的祷告时,听到了另外一个名字,例如说:“萧敬腾大龙王!明天我不想军训啊,求雨求雨求雨!”

  萧敬腾?谁?龙王茫然地回忆了一遍自己的家谱。这位“萧敬腾”是何方神圣?哪里新调来的?可是降雨,不还是自己一手在管着的吗?

  龙王在天上找不到这号神仙,便只能更加多多地在人间留意。

  慢慢的,听得多了,龙王也终于知道了——萧敬腾不过就是个凡人。性别男,本职歌手,还很年轻,不高,特别白。因为所到之处老是遇上下雨,所以才被冠上了“雨神”的名号。

  唉,你们这些凡人啊。龙王痛心疾首地想。说白了还是神仙见得太少。我辛辛苦苦降雨的功劳居然就逗这么落到这个什么萧敬腾头上去了?

  龙王生气了,天上的云朵又被他搅得一团乱。

  但毕竟龙王还是个好龙王,所以不管求着雨的人,嘴里念的是谁的名字,龙王还是一视同仁地记下来了。

  早晚我要去找萧敬腾算账。龙王曾经多次咬牙切齿。我要让他此生不知道晴天为何物。

 

  于是那天,当突然又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时,龙王在一瞬间的迟疑之后便立刻意识到了,那是一个曾在别处听到过很多次、自己却从未真正与之遇见过的声音。龙王有点紧张,这好像……是萧敬腾啊?

  完了。所以说,今天他在的地方又撞上下雨了是吗?

  这还是龙王作为一个神仙,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和无言以对。

  三种复杂的感情交错混杂在一起,让龙王在空中摆了摆尾,掉转方向向下游去。今日既然这么巧,那便不如去会会他吧。

 

  现在,他正坐在一个封闭的大房间里。龙王估摸着气息,一路找了过去。

  黑压压的器械与人群都挤在了这里,明亮的光线有些烫眼。龙王环顾了一圈,便轻而易举地通过众人视线的焦点,找到了萧敬腾的所在。

  从龙王在的地方看过去,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个人影。倒是能清楚地看见有个人坐在萧敬腾的对面,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些什么,眉飞色舞。龙王毫不关心。

  只是要真正亲眼见到萧敬腾,龙王还需要往前再行三步,就能避开所有遮挡物了。偏偏就是这三步,让龙王一时之间,竟萌生了掉头就走的退意。

  我在这里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去见一个凡人?龙王想。

  这样的紧张,像极了他第一次去天上参加蟠桃大会,排在神仙大队的尾段里,听身边已经参加过好几次了的神仙们唠嗑,大家各自都备了些什么礼物、今儿又会有哪些仙女献歌献舞。而他是新官刚上任的海龙王,诸位大仙也早就想见他一面了。一想到这儿,龙王的龙角都变得有些蔫。

  要是我不被喜欢怎么办?

  他还在这块儿踌躇个没完,房间里那头,讲话的声音倒是停了。两秒钟的屏息凝神之后,龙王听见了萧敬腾的声音。总是和雨扯上关系的萧敬腾,讲话时的声音反而带着一股软绵绵的暖意,让龙王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

  萧敬腾说:“啊……其实我不是很喜欢‘龙王’这个称呼啦。”

  “为什么呢?”

  “为什么?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龙王啊?”

  “那你怎么看待网友喜欢叫你‘龙王’、‘雨神’的呢?”

  “嗯……大家喜欢的话当然都可以啦。我无所谓的。”萧敬腾的语速很慢,语调很轻,语气很坚定。他说,“只要龙王也不会觉得不开心……就行。”

  没有人看得见的,龙王头上的龙角小小地颤了一下。

  “哈哈哈哈,不过老碰上下雨真的很神奇啊。你也觉得吧?”主持人问。

  “是啊。一次两次的话,会觉得应该是巧合吧……”龙王看见萧敬腾将他的手指交叉到了一起,又松开,“但是这么多次了,我在想,可能也是命中注定吧。”

  龙王远远地看见萧敬腾笑了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自信没有把降雨令随意透露过,你也不应该会知道,可是为何你总是能够撞上下雨的日子?我才不相信什么命中注定,与其说这些,你难道真的不是凡人?你有仙力?你有没有还用它做过什么?

  龙王一路跟着萧敬腾,跟到了深夜里他一个人回到家刚关上门,龙王便迫不及待气势汹汹地在他面前现出了原形的身影,连珠似炮地把憋了几个小时的话全部低吼了出来。

  龙王好像从来没有觉得有哪几个小时是这么地难熬过。

 

  第一次亲眼见到龙、尽管是特意隐在了重重的雾之后,亲眼见到神仙,龙王以为萧敬腾会像古文里的那些凡人一样,会直接被吓得晕过去。晕过去也好,省得自己还要施法术抹掉他的记忆了。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就会怀疑自己见到龙王的事情,其实只是做了个梦。

  但是萧敬腾完全没有任何要晕过去的迹象,他甚至都没有一声尖叫。他只是背紧紧地靠住了门,顶多有些腿软而已。他眯起眼睛来,似乎是还想要将龙王的样子瞧个清楚。

  像在自言自语的,他轻声说:“龙王?龙王?原来龙长这个样子!”

  龙王对他的反应措手不及,哽得没讲出来话,只能从鼻子里低哼了一声。

  萧敬腾扶住门把站直了一点,问,“我在做梦吗?”

  即便龙王的模样隐隐若现,瞧不太清楚,萧敬腾也能从语气里听出龙王正压着他的怒火:“……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真的不知道啊……”再腿软的萧敬腾也挤出来了一个笑容,“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龙王没再说话。一股脑地问是问完了,爽归爽,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太急躁。

  可是不能不问,一定要问,他早就想问了。如果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天大的巧合——事实上,也肯定有——那么他也必须要亲自确定这一点才行。只是巧合最好,如果不是,那么在凡间莫名多出来了这么一个凡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走哪儿也都能呼风唤雨,那就乱套了。龙王不能准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其他神仙好像暂时也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何况,如果萧敬腾的确无辜,那到时候,他还需要自己的保护。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看来,只能自己亲自守着他一段时间,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你要跟着我?哇,这么酷?”萧敬腾的眼睛瞪得老大,满是难以置信的惊喜,“你可是神仙!”

  是啊,是啊。如假包换的神仙。龙王从萧敬腾的眼睛里看到了一脸无奈的自己。怎么感觉,和这个凡人扯上关系以来,自己就平白无故地受了不少委屈?

  “所以说你也真的没有跟着我到处下雨?”偏偏这个凡人萧敬腾还在继续将信将疑地追问着。

  龙王的眼皮跳了跳。

  多么可怜的凡人,他居然都已经开始自己怀疑自己了吗?

 

  龙王就这样在萧敬腾的身边待了下来。他们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对方,互不影响对方,以及,绝对的保密。

  然而,龙王刚在萧敬腾家待下的第一晚,两人就大概知道,除了保密这一条,其他的是不可能了——萧敬腾家里的猫猫狗狗,一看到龙王就开始了满屋子地猫飞狗跳。因此,即使龙王之前在海里时从没见过这么多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很想摸一摸,也不得不忍爱敬而远之了。

 

   毕竟,保持距离本来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Chapter 5

能不能再走回去 / 再也没回到那个梦里 

我好像生了病 / 怕根本没这世界没有你

 

  有时候,龙王在天上飞得累了,下来走走,经常还会在街边的店里听到萧敬腾的歌。

 

  还没开始和萧敬腾待在一起的时候,萧敬腾的歌,龙王甚至都分不清楚哪首是哪首。但是只要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两秒熟悉的咬字发音和声音,就会忍不住停下来再仔细听听,直到确认了是他。

  顺着声音望过去,偶尔还能看见贴着的萧敬腾的新海报。

  换了个新发型啊,这个好,看上去精神多了。龙王站在海报面前端详。

  那段时间里,他都是像一个普通小市民一样,通过这些渠道了解到萧敬腾最近的动向和变化。

  海报上的萧敬腾稍稍偏着些头,让龙王有了一种他故意不拿脸、而拿下巴上那颗痣对着自己的错觉。

  凶什么凶。龙王从鼻子哼了一声。

 

  龙王大概没想过,后来他们一起面对面地度过了好些个春夏秋冬。

 

  越相处,龙王就越来越觉得,那些只是整日端坐在云上天宫里,只听情况汇报而不肯自己好好看看凡间的老神仙们,是真的有多大岁数,就又有多么落伍了。

  龙王的不屑可能甚至已经有些溢于言表了。上次回海里,他还被老龙王特地叫住,私下谈了话。

  “你觉得凡人与神仙相比,哪里好?”老龙王问他。

  这可不是个三言两语就能回答清楚的问题。龙王想。

  “那你就慢慢想。”老龙王说。

 

  凡人的能力很低,可是欲望也很多。龙王想起萧敬腾,这个人总在想着要尝试不同的东西。可是每每嘲笑他的贪心,他还会很认真地反驳回来,我是没有重来的机会,但我就是想只活一次,但能完成了所有心愿。

  凡人的寿命很短,可是能活得一点都不乏味,很精彩。龙王想起萧敬腾,自己一路看着他,唱了好多歌,演了好多戏,参加了好多节目,见了好多人,去了好多地方。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起来,也不应该会觉得快,可是当龙王发觉到这些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六年甚至长不过他生命中随便打的一个盹儿,但对萧敬腾来说,这已经是足够给他的孙子讲很久的睡前故事了。

 

  “不对。”老龙王摇着头,“都不对。你说的那些,不是凡人,只是你遇见、相处的那个人。”

  龙王垂头丧气的,不知道还要说什么才好,他只能说:“可我其实也不会遇上几个凡人。”

  “有一个就已经很多了。又有多少神仙的命里会注定遇上凡人呢?”

  “命?什么命?”龙王猛地便抬起了头来,语调也不自觉拔高几分,“我的命是做龙王,他的命是当凡人。这是什么毫无交集可谈的注定?他也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撞多了雨,就能得道成仙了不成。这又是何来的注定?”

  龙王有点生气。他的拳头握得太紧,以至于微微有些颤抖。

  老龙王倒一点儿也不生气。他问,“那你又是如何想的?”

  龙王坐在椅子上,手边的茶凉了又热,热了又凉。他想了很久,才终于闷闷地开口:“我只想他就做一个凡世生,凡世活的凡人。”

 

  从海里回来之后,龙王开始越来越不安。

  该离开了。龙王每天都在对自己讲,降雨的事情也都弄清楚了,和他没关系。也不必再待下去了。

  龙王叹了今天不知道的第几口气,翻个身在沙发上继续趴着。他就像萧敬腾的猫猫狗狗们一样,萧敬腾不在,就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龙王往猫爬架挪了点儿,想摸摸英短,手刚伸到一半,就又被凶神恶煞地“呲”了回来。混不熟啊混不熟。全屋子上下,也就萧敬腾好相处了。

  过分。龙王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委屈又寂寥的孤寡老人。关了灯,趁萧敬腾最近忙着准备演唱会都不怎么回来,龙王爬进他的被子里,决定霸占他的床,好好睡一觉。

  龙王想起自己之前在海里决定要来凡间的时候,是多么地潇洒,说走就走。

  潇洒吗?龙王想。对凡人来说,其实挺残忍的吧。

 

 

Chapter 6

它让我不想清醒

还有架钢琴一点旋律 / 很陌生却熟悉

 

 

  窗帘拉上,灯一关。最近的萧敬腾很累,很快就能睡着。

  龙王依旧卧在萧敬腾的枕边,一直听他的呼吸声,直到渐渐变得平稳。

  龙王睁开眼睛,稍微悬空了一些飘着。他不想让自己的动作影响到萧敬腾。

  就今晚吧。龙王在心里盘算着,刚好可乐都喝完了。就是萧敬腾前天刚买的超大浴缸还没回来……有点遗憾。别的,哦对还有,过两天萧敬腾又要去北京了,上回答应过的栗蓉酥……唉。

  要不,再等几天?龙王的指尖沉重得根本抬不起来。可是,一旦抹消了他的记忆,自己就再也不用为一个凡人的事情而操心和烦恼了。不过他,萧敬腾,是不是又要在众多的巧合之下、猜测的言论之中开始怀疑,自己究竟和龙王是什么关系?

 

  他本来是个凡人,在凡人里算不平凡的那种,但是在神仙眼里,又能有多大不同呢?可是他被人叫着,顶了自己的名号这么多年之后,渐渐地,龙王觉得他真的很像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龙王能够感觉到他的不同。就像他讲话的声音,他身上的气息,让他变得不管在多么人山人海的地方,都能够一秒就被自己捕捉到。

  温暖又潮湿,坦率又克制。大概更像……一场太阳雨。

 

  你究竟和龙王是什么关系呢?

  是命中注定的关系吧。

 

  等到再过几个百年,自己也变成了个无欲无求,也没有情感起伏的老神仙时,我再回来看看你。哦不,等到那个时候,你该早就已经入土为安,甚至魂魄都不知道是开始第几次的新轮回了吧。

  为什么凡人的寿命是这么短暂?

  不管自己将来,还会遇见多少个更加有趣、比萧敬腾还要有趣好几倍的凡人,又能打发掉自己的多少个百年呢?

 

  夜晚寂静,只有空调扇叶张合的声音,以及萧敬腾突然翻个了身,带来的被子摩擦声。

  龙王一直都看着他。

  龙王一直看着的他的眼睛,本来已经熟睡了、进入梦乡了,却在这样的黑夜里慢慢地睁了开来。一龙一人的目光就这样沉默地接在了一起。

  可是谁都没有先开口讲话。

  太暗了。龙王也看不太清楚萧敬腾的眼神里都是些什么情绪。又或者什么情绪都没有,他只是在普通地失眠而已。

  不管是如何,他的记忆都掌握在我手中……全凭我决定。

  是不公平。

  可是凡人在我们眼里,不就是这样弱小又可怜的生物吗。

 

  弱小又可怜的萧敬腾却先开了口:“你是要走了吧。”

  居然,完全被猜中了。

  龙王“嗯”了一声,声音很低。他重新沉到萧敬腾的枕头边上,正襟危坐的。

  “这就要走了啊……好快。”

  龙王过了一会儿才又说:“已经六年了。对你来说,够久了。”

  “是吗。”萧敬腾轻不可闻地笑了一下,“那,你是要回海里了吗?以后只有要下雨的时候才出来?那我以后是不是……是不是都见不到你了?”

  “嗯。”龙王的声音蔫蔫的,像是晒多了太阳。

  “那我的记忆,你现在就要抹消了?”

  “是……只是有关我的部分。”

  “有关你的部分?”

  “就是说,你不会记得你曾经遇见过龙王,还和他一起过过些日子了,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凡人?”萧敬腾从被子里坐起来了一些,声音却明显地哑了下去,“对,我确实不是龙王,也不是雨神,但是我觉得……我也早就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了。”

  龙王盯着萧敬腾睡得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很想伸出手揉一揉。

  萧敬腾还是看着他,说:“那好,来吧。”

  龙王的瞳孔有一瞬,收紧了。他没想到萧敬腾答应得这么容易,本来还以为……唉。龙王有些暴躁地想。我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的。早就知道了。

  龙王的手,抬起来几分,又放了下去;握成了拳头,又松开;伸了出来,又收回去;但它最后还是点住了萧敬腾的额头。

  “你听我说,你以后……你的梦想,都会发展得很好的,会更好。不过你要多多注意身体,别太拼。还有,我,有空的话还是会去听你唱歌的……我真的很抱歉。”

  两两皮肤相接的地方,闪烁着一团温和的、晶莹的蓝光。

  “好啊,一言为定,我等你。”萧敬腾没有任何动作,没有避开,没有躲藏,他还是看着龙王,眼睛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泪光。

  “是会有一些不舒服,是会有的。我不太会用这个法术,抱歉。”龙王的手有点抖,声音也是,“你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哭,大家都很喜欢你……会担心的。”

  “我知道,你不是不是人吗?”萧敬腾笑着,就像龙王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一样。那个说着“龙王不生气就好”的萧敬腾,笑得无可奈何又无所谓。

  指尖的光已经开始渐渐地黯淡了,萧敬腾的也开始有些摇摇欲坠。再有几秒钟就好,很快了。你今晚会睡一个好觉的。

  龙王不自觉地,又想向萧敬腾道歉了。

  萧敬腾却还在使劲地眨眼,一边努力让自己尽量清醒,一边平静得仿佛接下来什么也不会发生。

  “哦对了!”萧敬腾像忽然回忆起了什么,双手都抓住了龙王的另一只手握紧,说:“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不止六年的……其实我在十五岁的夏天,就已经见过你了。”

  什么?十五岁?

  龙王手惊得一收,刚好赶上了光芒的陨落。

  萧敬腾倒回到了被窝里。安静的夜晚,只有空调扇叶的张合声。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最开始的寂静。

  可是龙王他——现在却已经完全傻愣在了原地。

 

  十五岁?那么早以前,他就见过我了?

  龙王疯狂搜刮着自己的记忆。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原本以为的六年,突然间就翻倍,变成、变成了十五年?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记得?

  而且,就算那时候见了面,萧敬腾怎么可能没被他抹消记忆、一直记了这么多年?

 

  但是如果是真的,是真的,那就是说——龙王意识过来——那,难道他一直在等我?

 

 

 

Chapter 7

我梦里出现了一个你

 

  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好的办法不就是直接穿越回去吗?

  龙王纠结了很久,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事已至此,不弄清楚怎么行。

 

  不过要穿越到之前的时空里,可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龙王还专门回了趟海里,请教老龙王关于回溯时间法术的细节。

  老龙王对他的到来似乎也并不意外,只是问:“他值得你做这么多吗?”

  龙王忍不住反问,“那什么才算是值得?”

  兀自出现、兀自消失、兀自抹去他一段记忆的自己,还可能忘掉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老龙王笑他:“你这条龙啊,越活越不像个神仙了。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你也不是一定得去。”

  “我想清楚了。”龙王跪在老龙王面前,毕恭毕敬,“我不是一定得去,但是我很想去。”

 

  等到龙王终于交代好了自己不在期间的大大小小所有事,耗损了诸多法力,终于回到了十五年前,时间又已经翻过去了几天。

  如期而至的演唱会,他办得很成功。万人的舞台上,他唱得非常开心,酣畅淋漓。

  龙王没到现场。只是第一次,捎去了一阵小雨。

  雨点穿过云层落向大地的时候,世人是不是又开始纷纷开起你的玩笑来了?

  那你呢,有没有在大家的玩笑里,感觉到一丝熟悉?

 

  低纬度的夏天,热得非常。

  市貌的变化太大,龙王只能闭上眼,从搜寻萧敬腾的气息来下手。

  大海、西瓜、自行车……龙王飞得很低,大海捞针一般,认真地在这座城市里挨地寻找着。十五年前的萧敬腾是什么样的呢?龙王有些懊恼,相处了这么久,其实自己对他还是不够了解。

  ……如果真的找不到的话,又该怎么办?

  烦躁的心情一旦涌上来,便更加点着了夏日的炎热。需要冷静、需要休息,至少,需要水。

  龙王在拐过街角出现的小卖部里,看见冰柜中立着一瓶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可乐。

  化了人形停在店铺门口。一摸兜,龙王才知不妙。完了,根本没想起来还要带凡人的钱这回事。

  唉,可能自己就是喝不到可乐的命吧。

 

  龙王只能站在屋檐下,先暂时乘乘凉,再从长计议。

  满街的大树,满树的蝉鸣,在自己头顶叫个没完。很吵,但是很少能听到这样的声音,龙王不禁听得有点入了迷。

  时间回溯带来的落差感,让龙王有些虚弱和头昏,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萧敬腾的梦里。

  直到一个人走到了他的旁边,踩住他的影子,将烈日又挡去了几分,这个梦,好像霎时间又变得更真实了一点。

  龙王一睁眼就看见了那人下巴上的痣,在熟悉的位置。目光再抬高一点,对上了他疑惑的眼睛。

  多么熟悉的一双眼睛,自己曾经看了好久。

  那双眼睛也总是看着自己。坦坦荡荡的,这样就够了。看着他的眼睛就能知道他都在想些什么了。

  啊——龙王不自觉地站直了背。找到了。

 

  虽然隔了十五年,却意外地很好认,深邃的五官和稍稍有点凶的神情。十五岁的萧敬腾还是个不良少年,龙王记得这一点。

  我找到你了。

  那么接下来,该说点什么好?你认出我了吗?很想问你,我们曾经在你十五岁的时候,发生过什么?

  龙王有些紧张,紧张得张不开嘴巴,伸不出手,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一团麻——完了,时间回溯的后遗症原来有这么严重吗。

  可是身边的萧敬腾根本没有再分任何多余的注意力给他,而是直接绕过了龙王,带着一脸“你好碍事”的表情,走到冰柜前面,拿出了那瓶可乐。

  那可是剩下的最后一瓶可乐。

  “喂!”龙王没有忍住,朝他的后脑勺叫了一声。

  萧敬腾被吓了一跳,扭过头,正在蓄值怒气。

  “干什么?”萧敬腾问。

  干什么?干什么?我怎么知道该干什么。龙王看看可乐,又看看萧敬腾。奇怪,难道不应该你才是知道的那个人,为什么又会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龙王真想直接一个法术把他敲昏然后带走,带到某个没人的地方去,或者就带回到龙宫吧,把他捆起来,然后逼问:小子,你快把之前的话说清楚,你十五岁的时候曾经遇到过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怎么回事?你——你不知道我是谁?”

  龙王三步并作两步迈上前,干脆一把抓住了萧敬腾的手。

 

  从手心里传来的触感,冰冰凉凉的,还带着抵触和敌意。没有一丝昔日的熟悉。

  龙王赶在萧敬腾甩开他之前,收回了手。

 

  好啊萧敬腾——龙王醍醐灌顶,终于意识到了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你居然骗我。

  我居然还被你骗到了。

  龙王看着面前被自己一连串动作吓到呆若木鸡的萧敬腾,甚至比他上一次和萧敬腾初次见面时的反应还要有趣。龙王没忍住地,笑了起来。

 

  原本以为,在那晚就是结束了。

  以为再也不会见面,再也不会讲话,再也不会和你抢什么东西了。

  结果,却没想到,我枉为神仙,却被你骗回到了从前来。重新再来一遍。

  哪有什么十五岁的时候遇见过我?根本就没有。你只是想再遇见我一次而已。想在十五岁的时候就遇见我。

  萧敬腾,我说得对不对?

  之前和凡人之间的相遇与生活,我甘心一切既然都是巧合,便就是巧合。什么时候起,你却自己打了算盘,如何让巧合变成必然,注定在命中。

  你这个凡人啊,还真的是很贪心。

  那要是我不来呢?龙王想,你这是再给了你一个机会,但其实,是再给了我一个机会吧。要是我不来……

  我不会不来。

 

  那么,这一次的命中注定,便从你的十五岁开始吧。

 

  “你不要害怕。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龙王朝十五岁的萧敬腾眨眨眼睛,说,“如果你请我喝你手里那瓶可乐的话,我就给你表演一下让现在立刻下场雨,怎么样?虽然可能就我们头顶这一块会下。”

  面前的少年像是完全被龙王镇住了,他皱着眉,满头雾水得到了极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其实,我是龙王。”龙王看着萧敬腾的眼睛,笑得得意,“传说中的龙王啊,就是神仙。是不是很酷?”

  龙王伸出手,握住了萧敬腾手里的那瓶可乐,也握住了握住可乐的萧敬腾的手,然后一把把他揽入了怀中。

  凡人的手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发挥作用的吧?

 

  头顶的蝉鸣,从始至终,一丝一毫,都没有安静过。

  萧敬腾在这样铺天盖地的蝉鸣里,听见龙王靠近到他的耳边,像一阵风,轻声讲:“你想不想不当凡人了?——不是说当神仙,我是想说,你想不想和一条龙一起生活?也就是呼风唤雨不在话下,你在哪里都能陪着你,就算以后……也还会再回来找你……想重新再来一次命中注定的龙王我?”



-End.




写在后面的一些废话:

  时隔许久的诈尸。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我我我这个垃圾废人,老坑未填完就还先去写了其他的,真心感到很抱歉orz

  那天看到my肾说这次CP20想搞个龙萧小料,我心动了两秒犹豫了两秒之后,还是厚着脸皮跑去参了。只是没想到,我居然爆字数到了差点1w5……再次向文首的各位staff们示爱。最后生出来的本子好漂亮啊我超喜欢哈哈哈,放个本宣图自己乐呵一下↓(。



  本文写完的时候刚好赶上3月底萧先生的生日。那时未发,现在还是想在这里补上一句,祝他一生一切都好。喜欢他很多年很多年了,愿他真的是被龙王和上天眷顾(???)着的。

  最后,祝大家五月快乐。(五月病都走开走开!)


评论(2)
热度(6)

© 喻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