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会杂食】一直受你庇护,也想将你保护(只是不常上lof(。

【全职高手/喻黄/索夜】初夏之诗

谢谢菲菲!嘻嘻么么哒=33= 等我从同济回来了再看(x

鸩鲤:

给傻叉 @喻里 迟到的生贺,也是提前的儿童节礼物w学姐生日快乐hhhhhhhhhh


索夜,索克萨尔城邦领主,夜雨声烦第一骑士设定。好喜欢剑与诅咒这种欧风西幻设定简直苏死了❤


下面放文↓










 


蓝雨城邦的初夏,是青橄榄的味道。


小雨连绵了几日,太阳才迟迟冒头,躲在朵朵厚软的白云身后,阳光和煦温暖。空气中的湿意似乎还未完全散尽,显得几缕细细的阳光更为难能可贵。


夜雨找到索克萨尔的时候,对方正坐在王庭中央那颗巨大的七叶树下。周遭的灌木是生机盎然的绿油油的颜色,还有散落在草坪上的紫白相间的小瓣花朵,空气中充盈着清新的芬芳。阳光透过落叶乔木宽大的叶片缝隙簌簌洒落,在草坪上、术士柔软的衣袍上,映出琥珀金的耀眼光斑。


而他的术士就坐在斑驳光影之中,低头看一本烫金的厚书,滑落的银白长发近乎透明,却显得这个平时打扮给人阴森印象的黑袍怪人,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就像一首初夏的诗篇。


夜雨声烦屏住了呼吸。


 


“嗯?夜雨?”索克萨尔抬头的时候对上夜雨声烦的视线,那时他刚好顿住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好被他撞见。


他们两个人总是这样。


在浩瀚时空里,最好的时间点遇见。不多一分,不少一秒。


——仿佛上天注定。


 


“你在这里偷懒吗索萨?”夜雨笑嘻嘻地在他的身侧坐下,腰间佩剑和银甲发出金属清脆的碰撞声,像风掠过铃铛的笑语。


术士弯唇:“我怎么敢,我的骑士大人。”


如今整个大陆的战火消失了两年之久,各处的领主渐渐进入休养生息。蓝雨一个季度的忙碌刚刚结束,城邦正在筹备夏日的祭典,奏响曼陀林燃起篝火,祈愿丰收与和平。而这种午后,似乎本就应该泡一壶好的红茶,在阳光正好的庭院里,品尝电信或者读一本书,耳畔是知更鸟的歌唱。


“几年前我们似乎都并不敢想这种生活。”夜雨侧头。


“你觉得太安逸了?”


“安逸的简直像一场梦。不过这样也挺好。”


他们所看到的,这个大陆的硝烟似乎仍未消散。然而在城邦民众的眼里,争斗似乎并未开始。


世界的样子,似乎就应该是阳光与花,风与诗歌,还有麦香悠远。


“有我们在,这场安逸的梦会继续下去。”


这是他们一同守护的领土,自然应该永远免受硝烟侵扰,永远远离战火纷飞,永远有华灯初上时家中亮起的零星一点光,在等待你归来。


这是剑与诅咒——大陆的传奇——早就一同立下的誓言。


 


“你刚才在看什么?”


银发的术士轻轻笑了:“我在古堡里翻到的,它的前任主人,似乎非常热爱这种感情纤细的诗歌。”


“我念给你听。”


 


我怎么能够把你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更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拥有的时日又转瞬即过:”


剑客凝视着低头阅读的术士。他的眼睛轮廓天生带着些许弧度,让那双星海蓝的眸中好似时刻都藏着狡黠的笑意。


有时天空之眼目光太过炽热,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千芳万艳终将凋零飘落,


时运天道更替更剥尽红颜。


但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零,


你拥有的美貌亦不会消失殆尽,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术士的声音像潺潺溪流,清冽柔和,浅浅低吟引起空气震荡。墨绿的藤蔓在王庭的角落潜滋暗长,玫瑰树悄然绽开花朵有甜美细腻的香气,飞鸟遗落下雪白的羽毛,轻飘飘还未降落在修剪并不整齐的草坪上,就被和风勾走,在空中顽皮地转了个圈渐渐飘远。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当你在不朽的诗歌里与时光同长。“


“My love to you shall in the verse ever live young


——我对你的爱将在诗歌中万古长青。”


 


这是我对你的誓言。


要同你在王庭中,偏享今后的安逸时光。


——从容待年华老去,岁月悠悠。


 


 


 


-END-


 


 


 




其实是看到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被那句“当你在不朽的诗歌里与时光同长”戳到了,就很想看索克萨尔给夜雨声烦念情诗。最后一句是十四行诗中另外一首,觉得很合得上就放过来了。


索克萨尔的昵称“索萨”是随便叫的,纯粹因为好听【。


给5.28破蛋日的叉叉的生贺,但是因为考试就没有时间扩写(其实扩写了也只是这么一篇短小的文)……顺带祝儿童节快乐哦小公举们(づ ̄3 ̄)づ╭❤~



评论
热度(39)
  1. 喻里鸩鲤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菲菲!嘻嘻么么哒=33= 等我从同济回来了再看(x

© 喻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