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会杂食】一直受你庇护,也想将你保护(只是不常上lof(。

【全职高手/喻黄】特殊病患

 特殊病患

         文by喻里


以下几点说明↓↓↓

1. 好久没写小短文了好激动>< 是好 @半心悬 的点文!拖了好久……

2. 取名废恳请各位不要在意标题

3. 照旧地欢迎捉虫和一切repo 爱你们摸摸扎!



  离下班还有两分钟。

  在强调完需忌的饮食后送走了最后一位患者,喻文州把戴了一天的没有镜片的眼镜取下来,揉着鼻梁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喻文州,就职于蓝雨医院的耳鼻喉科的一名医生。医术精湛,医德优良,同行之间对他都是很亲近的,更别提全院上至五十三岁的保洁阿姨下至一岁零两个月的病患小姑娘了。不过年纪轻轻的喻文州虽然气质已经是超乎同龄人的稳重,但还是总会在门诊时遇见些许因为看他年纪小,就对他的资质心存怀疑的患者。

  比如说现在正坐在他面前的这一个。

  

  踩着下班时间点来的病人,往往都是不速之客。

  不过喻文州从不在意那么多。

  那人偷偷摸摸地缩进他诊室里,进门后就迅速关上了门。还戴着副蛤蟆墨镜和大口罩。

  大概是个身份特殊的病人吧,所以这会儿才来……喻文州在电脑的候诊列表里点出来人的资料,扫了一遍,抬头把屏幕上显示着的名字和眼前的人对上号。

  “您是,黄少天吗?”

  端端正正坐着的那人把包抱在胸口,盯着他点点头。眼神却很是复杂。

  喻文州笑了笑,感觉到了熟悉的怀疑。他问:“请问您怎么了?”

  面前那人摘下墨镜,乌黑的眼睛先是直直地看着他,又视线下移看向了他戴在胸前的铭牌,开口:“喻文州?我……我是听了我朋友的推荐才来的,他说他每次不舒服都是来找你看的病而且他还向我说过好几次你的医术很好又不会乱开药……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而已啦看起来好像比我还小不不不看起来简直就还是一个大学生嘛我真的是很敬佩你的——咳咳——”

  黄少天一口气说了一长段话。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像被呛住了似的咳了起来。

  “您不用慌,可以慢慢说。”喻文州用左手撑着下巴饶有兴味地看着脸都胀红了的黄少天,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一支笔,轻轻地敲着桌面,“反正现在还没下班的耳鼻喉科医生也就我一个了。“

  听见他的话,黄少天愣了一下,咳嗽也停止了。

  喻文州把笔放下,拉开抽屉拿出已经收好了的眼镜,戴上,在没有镜片的空框后笑着朝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这样的话,黄先生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要更稳重老成一些了呢?”

  黄少天露在口罩外的两只眼睛咕噜一转,点点头,“我已经确认过你的铭牌了我知道你是喻文州……”

  “我很感谢你朋友对我的评价。不过回到最开始的问题,我是想问您是哪里不舒服的。”喻文州从筒里抽出根压舌片,又拿起立在桌上的小手电筒,站起身,“不过我现在大概知道了……”

  坐着的黄少天抬起头,看着比他高出半个身子的喻医生手里的压舌片,一脸惊恐。

  “现在能请您把口罩摘了吗?”喻文州的声音很轻柔。

  但听在黄少天的耳朵里,只能像威逼,连利诱都没有。

  他咽了咽口水,抬手僵硬地取下口罩。视线还是紧紧地盯着压舌片没有放松。“这个东西……有怪味吗我不喜欢消毒水味伸到我嘴巴里来我会想——”

  “嘘,请黄先生先不要说话。”

  “……”黄少天本还想挣扎,喉咙里突然袭来的又一阵痛痒感却先一步替他投降了。

  嘴上都没办法说“不要”了,身体还不赶快诚实一点?

  居高临下的喻文州就这样看着脸上写满了委屈和苦逼的黄少天仰起了头,张大嘴巴,狼哭鬼嚎地“啊——”了起来。

  喻文州迅速地把压舌片伸进了他嘴里,按亮手电筒,照着检查了起来。

  不过黄少天还没坚持到五秒,就后退一步满脸痛苦地挥着手闭上了嘴。

  “等等,等等。”喻文州没跟上黄少天的节奏,被他吓了一跳,“……黄先生。我还没有看清楚,您这样,我们只能再来一次了。”

  黄少天听见,不高兴的表情已经进化成“你杀了我算了吧”。

  “怎么还要来??能不能别来了啊我怕我这次真的会忍不住吐出来的啊啊啊啊——”

  喻文州只能像哄小孩一般,轻言细语地说:“黄先生,请您放心,我这次一定会尽快的。我拿我毕生所学来保证,好吗?”

  谁信啊谁信啊反正我才不相信,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可是又偏偏不能拒绝医生。

  他昂起头说:“早死早超生,要来就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语气中透着英勇就义的决绝。

  只能无可奈何地笑笑的喻文州,重新拿了一根压舌片,按亮手电筒说:“啊——”

  闭着眼睛张大了嘴,再度紧张地等待着压舌片放进来的黄少天也跟着说:“啊——”

 

  这次等来的却是一个吻。

  是有着恋人熟悉的气息和感觉的,有备而来的一个吻。

  黄少天惊得瞬间瞪大了眼。

 

  “喻文州你干嘛呢!”发现自己被骗了的黄少天十分气急败坏,“说好的好好看病呢你怎么突然耍起流氓来了你要吓死我啊——”

  喻文州舔舔嘴唇,一脸意犹未尽。他耸耸肩,“我有好好看病啊。少天一开口,我就知道你是急性咽炎又复发了。况且第一次检查的时候,其实已经看清楚了。”

  “那你还是故意骗我来第二次的啰!可是你也不怕会被我传染啊!突然就凑过来……吓死我了喻文州你要干嘛之前能不能先好好地和我说一下啊?"

  “说一下?”喻文州将还没拆封的压舌片夹在指间转了一圈,微微挑起眉毛看黄少天,“不如,少天先好好地向我‘说一下’,你为何在短短的出差三天之后咽炎就又复发了怎么样?”

  “啊这个问题啊……”黄少天底气不足地打起了马虎眼,“哈哈哈哈我这不是好不容易去K市一趟吗我和张佳乐他们当然会难免多喝了几杯多吃了些辛辣的又聊得晚了一些嘛,都是意外啦意外意外意外。”

  “嗯,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呢。”

  喻文州听了,没再看他。而是垂下眼帘,翻开了病历本,填写起患者的信息来。姓名:黄少天;性别:男;年龄:30;既往病史……

  黄少天坐回了座位上,看着面前的喻文州低着头,一笔一划,慢慢地认真地写着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很少有医生会这么工整地写字,但是喻文州会。

  他是很难得的那一个。

  就像这世界上存在着的他爱着也同样爱着他的人。实属难得。

  在“爱情”这一层面上的“爱”来讲,喻文州更是最难得的、唯一的那一个。

 

  “我没想到你今天会上班……我记得今天你应该是在住院部那边值班的啊?”

  黄少天从包里掏出他的水瓶,偷懒地直接从喻文州的水杯里倒了些水来喝。

  喻文州用余光瞥见黄少天的动作,叹口气,“少天……如果我今天没和同事换班,你觉得你就能瞒得住我吗?”

  “当然不能啊我怎么可能瞒得住最英明神武的喻文州医生大人啊,小的一点这样的念头都没有抱所以小的这不是还是来看病了吗?”黄少天说不清楚是委屈还是抱怨地小声嘟囔着。

  “哦……我还以为是郑轩推你来的。他人呢,已经走了吗?”喻文州合上笔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直起身来靠着椅背,看向黄少天,笑着说,“别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去买了个和郑轩一模一样的蛤蟆镜。”

  ……又被识破了。

  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掏出口罩重新戴上,闭着眼睛开始装死。

  “少天。”面前的人在叫他。

  我没听到我没听到我没听到我没听到。

  “少天,快把眼睛睁开。”

  我就不睁我就不睁我不睁我不睁我不睁我不睁。

  面前的人轻微地叹息了一声。

 

  下一秒,一个和叹息一样轻微的吻飘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枉我苦读医书十多载,也没有见过可以唤醒王子的医术。只能向国外的童话故事《睡美人》学学了,也不知道,对于黄少天王子,这招奏不奏效?”

 

  黄少天红着脸睁开眼,看见眼前的那人已经脱去白大褂穿上了自己的外套。

  他带着宠溺的微笑对自己伸出手来,说,“好了,一起去拿药。然后回家吧。”



----------------------------------END----------------------------


  谢谢食用 _(:з√∠)_




评论(10)
热度(229)
  1. 半心悬喻里 转载了此文字
    嗷!谢谢好叉!!!!loooooove yooooou!!!!!甜甜的喻医生(*´艸`*)

© 喻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