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会杂食】一直受你庇护,也想将你保护(只是不常上lof(。

【全职高手/喻黄】故意 04

[ 总在深夜发文就会搞不清楚哪天是哪天发的……以及,饿得前胸贴后背啊orz ]


01  02  03


04 三个理由

  

  是真的很热。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喉咙实在有些干,但是他又不敢咳嗽。或者说,他现在并不敢制造出任何一丁点儿的动静来,如果可以,他还想选择把电梯的天窗打开爬上去,一个人坐会儿。

  刚才,就在几秒钟之前,那人进电梯的时候,黄少天甚至想,他居然也没下班!他居然要和我乘一趟电梯!要不我跑出去算了!

  虽然这一层的灯,远远没有他们公司那一层亮。能够映出他的影子,却模糊了他的表情。

  黄少天悄无声息地做着深呼吸。不过脑海里倒是在发生大型连环爆炸案:要是他刚刚进电梯的时候不是走的正中间就好了啊。如果能稍微靠边上一点说不定我就能跑出去了吧?哦等等不行,不不不,万一我们挤在一块儿了那岂不是就太尴尬了。而且就算是不小心挨到了那么一点点点点我也——

  等等等等、不能再 “也”下去了!我在想什么啊我靠!

  黄少天一哆嗦,并且条件反射地甩了甩头,想把他刚刚脑补到的画面全部甩出去。

  但是甩没甩出去不知道,脑补画面中另一位主人公的注意力倒是给彻底吸引过来了。

  “你……没事吧?”他问,至少语气听起来,关切的指数可以打五颗星。

  “没事。”黄少天趁机清清嗓子。“就是太晚了有点困,甩甩头可以清醒一下。”

  “确实。”那人笑了一下。“已经很晚了。”

 

  完了完了,他又在看我了。

  通过电梯门的反射,黄少天的目光轻轻地擦过了那人的眼角。然后,停留回了自己脸上,装模作样地数起了眼睫毛。

  他怎么还在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我昨晚都没有洗头……不知者无畏,他倒是轻松又自在啊现在。

  黄少天有点生气。他垂下了眼睑。

  如果算上上一个周末的话,他已经六天没有见过身边这人了。如果放在之前,他肯定会加倍地看回去、从头到脚地看来看去。并且这还不够,他肯定还要再上前去搭话、完成他紧张计划了很久的搭讪大业。可是在连续加了四天班之后的现在,原本就身心俱疲的黄少天,情绪好像他家坏掉的花洒头:最初几分钟能够好好地出水,接下来,便开始突突突突突,变成了一把机关枪,上下左右不分敌我地胡乱扫射一通。

  就像自己对那人盲目的喜欢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啪”地一声、射中心脏。将自己击毙。

 

  “你一直加班到现在吗?”那人继续问。

  “嗯?嗯!”黄少天稍稍有点被吓到。他真的很好说话吗原来……明明看上去还是个很严肃的人。黄少天下意识地想让话题继续下去,“你也是、加班到了现在吗?”

  “嗯……算是吧。”那人说。“因为有需要我留下来的理由。”


  但是你应该也有必须得早一点回去的理由吧?

  空间越狭小,思绪就越会天马行空地拼命飞。

  黄少天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又想起了上周末,郑轩给他打的那通电话——长达两小时,瞎扯一堆,重要的事情只说了一件:那个、嗯嗯、就是,你一直啊也不是一直,就是最近,很喜欢那个人……好像、就是我不小心看到他,他好像有孩子了啊……

  孩子?他已经当爸爸了?明明看上去应该和我应该是同龄人才对吧他居然这么人生赢家吗,看来感情生活一定很顺利,好吧好吧那也挺好的……

  不得不承认,如果细想一下,自己早就能察觉到这一点了。在很早之前。大概是出于了直觉和本能,所以才一直拖延、一直逃避,关于他的事情;一直自欺、一直忍耐,对于他的心情。

  黄少天“嗯嗯”了两声,他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哎你也知道的我很快就会变淡的,所以不用太在意了。”作为对郑轩的回复。

  而他自己,这周以来,趁着刚好每天忙得昏头转向还会加班,便都把郑轩打发下楼一个人买饭、或者是点外卖了。


  很快是多久呢?

  黄少天答不上来。他在裤兜里把门卡翻了个转,尴尬地笑了两声,没有再回什么。


  姗姗来迟的、标志着今夜的战况可以解放了的一声“叮”,倒是终于来了。

  身边的人,已经利落地伸完手臂、穿好西装外套了。衣物摩擦的簌簌声挠得黄少天心痒到现在。

  他想,还没有用到24秒吧其实?怎么接下来的几楼就不再多停几下了啊果然这电梯就是专门来吓我的是吧?

  像寒冷到奄奄一息的人总算等来了一阵暖和,却发现是家里起了火。竟不知道是该留下来再取取暖,还是立马掉头就逃走。

  主要是太快了吧这也?哪里能让我抠个奖看能不能再中个“再来一次”的啊?

  黄少天的心里,最后还是意料之中地翻涌起了一阵失落与不舍。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亮着温柔灯光的24小时便利店还在营业。

  黄少天一边低头拿起手机摁亮屏幕——上面提醒他有三条新微信消息,看来是郑轩回消息了——一边跟在那个人之后走了出去。


  没走几步,那人突然停住了脚步,停在了原地。

  虽然点进了微信页面,却还没来得及看见郑轩发了些什么的黄少天也跟着停了下来。感到很奇怪,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该绕过他走过去。

  那人却转了过身,专注地看着黄少天。他的瞳色很深,表情很认真。

  一时之间,静谧又空旷的大厅里,只有他们俩在一言不发地对站着。

  那人讲话了。不过在那之前,先叹了口气,才慢慢地说:“你好,我叫,喻文州……”

  “啊?”黄少天一愣,原来他叫喻文州?不对不对不该先注意这个,这是在做什么?

   “你、你好……喻文州。我叫黄少天。”黄少天发现自己的脸飞速地变烫了。他同时发现,自己连专门练过的自我介绍也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这个啊……”黄少天忍不住小声地问。

  “是因为,你没有主动问我啊。”喻文州又往前走了一步,逼得自己抬起头来看他。

  我们果然差不多高,我估计得没错……黄少天控制不住地开小差,他再往前三、不,两步,刘海一定就会戳到我了! 

  “我觉得……你可能和我之间有一些误会。”喻文州像没注意到他的走神,还特意歪了歪头直对上黄少天飘忽的眼神, 温柔地说,“我说得对吗?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被点到名字的黄少天一惊,猛然抬起的通红脸颊全部映进了喻文州的眼中。

  扑哧。喻文州没忍住,低头笑出了声。

  黄少天的脸几乎要由红转白了:“你?喻文州、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

  收了笑意,喻文州说:“因为我去问了你的朋友。”

  “我朋友?”黄少天眼珠骨碌一转,“郑轩?是郑轩吗?你还问了他什么?”

  “对,是郑轩。”喻文州慢条斯理地逐条回答,“我还问了他,为什么这周都没有看见你?”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脏刚刚可能骤停了一秒。总之,他有些腿抖。

  “我……”

  “你在加班,对吧?”喻文州抢先答了出来,“因为你这周很忙,所以没有空下来买早饭、买午饭、买咖啡或者是买别的东西,也不能下来自己取快递,对吗?”

  黄少天没说话。被心上人戳穿了自己所有的小把戏,又委屈又高兴。黄少天感觉心中似乎有只小野兽,正在满地打滚、嗷嗷乱叫。他现在也好想那么做。

  喻文州接着说:“我问了郑轩,你今天也会加班吗?他说是的。所以,我决定留下来等你。”

  等我?黄少天瞪圆了眼睛:“为了等我?你刚刚说你……所以等我,这就是你现在才走的理由?”

  “嗯。”喻文州朝黄少天眨眨眼睛,弯起了嘴角笑,“这是其中一个理由。”

  黄少天感觉自己在上钩。但他还是继续问了:“那你别的还有什么理由?”

  这个钩,应该不会让我太痛吧。黄少天想。

  “第二个理由是……”喻文州顿了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我忘记了问郑轩,你们在几楼。不然,我应该会直接去你们公司门口等你。”

  黄少天想起了刚刚,他确实被走走停停的电梯吓得够呛。可是要是大晚上一出公司就看见喻文州坐在窗台上……

  “等等!”黄少天打断喻文州,“所以你坐在窗台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我?”

  “是啊。”喻文州又笑了,他扬扬手里黑着屏幕的手机。“还好撑到了你来。它现在已经没有电了。”

  黄少天心里没来由地酸了一下。“那个……不好意思啊。”

  “不用道歉,这又不怪你。”喻文州的声音很温柔。让黄少天有了那么一点点勇气,和他四目长久地相接。


  捏着手机的手倏地收紧。不这样做的话,就会很想要冲上去拥抱住他。

  黄少天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来。

  “我说对了?不过,这个不是郑轩告诉我的哦。”喻文州说。

  他又往前走、朝着黄少天走了两步,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很轻很轻地。就像他的声音,也很低很低地,在黄少天耳边说:“少天,死机了?那我牵着你走?像我上一次……牵暂住在我家的小朋友一样。一起回去吧,好吗?”

  喻文州的声音在这么近的地方。黄少天感觉自己脸上的绒毛,大概每一根都竖起来了。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原来只是暂住在他家的小朋友而已啊……


  “还有第三个理由。”迷迷糊糊的,黄少天听见了喻文州说,“少天,你怕黑吧?”




------TBC------


  

评论(2)
热度(26)

© 喻里 | Powered by LOFTER